星期六, 1月 03, 2009

工作

再也不是學生以後,生活就像浮萍,當兵的時候只覺得在消磨時間,雖然領著國家的薪俸,心卻隨風搖擺;或者是退伍出國去玩、找工作的空檔,一樣沒有特別的歸屬,第一次覺得自己不屬於任何一張標籤,是失落的。

那陣子時間多到不可計數,每天的工作就是虛渡光陰,極難為自己找到一個目標,以致於連柬埔寨遊記也沒寫完,還好留了一本手寫的筆記本給自己,倒不致於哪天淡忘它了,只是和阿古約定的「古老的安可」,看來是無緣問世了。

接近退伍的日子,我過得尤其糜爛,整天都在睡,簡直要和 無尾熊比拚睡眠時間或是參加世界睡覺大賽一樣,連長來了我也不起床,部隊就是這樣,退伍為王;但我真沒想過,連打電動、攝影、寫作,竟都提不起興趣,成天只是虛渡,連從不管我的家人都要我不能這樣浪費時間,想來真有點可怕。

正式準備找工作開始,我就把房間打理了一番,整理一下從畢業以後的思緒,重新開始閱讀(讀hold’em的書,好幾本),自己唸唸英文,好像剛從夢裡醒來,睡眼惺忪。就像大病後的病人,從走開始學起,沒有方向感,只是練習而已;又或者是失憶的人,從認識自己開始。

開始工作以後新的開始,第一個衝擊就是自己的時間變少了,有越來越多想做的事,但是時間卻不允許,隨著待辦事項越來越多,可以知道自己正在成長,每件事都有機會成本,時間才再次變得有價值,值得珍惜。

人生中值得追求的事很多,但每件事都有成本,只有沒有目標的人才沒有浪費時間的問題;所以,新年新希望:無論如何,希望自己不要迷失,工作很重要,但不要迷失。

2 則留言:

Hsu Hugo 提到...

看見糜爛那段,怎麼好像現在的我...

Money 提到...

很好啊
否極泰來
你要down到谷底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