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7月 20, 2008

我的心被流放到筆記本了

清早,我翻開歐洲行的日記,英國忽然離我好近,contiki出發時的悸動也好鮮明,甚至我在歐洲的速寫都讓我忍不住用手去摸,一不小心就把日記再看了一次,簡直難以承受。

我想我一輩子也忘不掉這種感受,以致於日後將花無數心力去追尋吧。

偶而我以為旅程結束了,一切就告一段落,我的生活會繼續,像是去日本或是泰國那樣,但我回到台灣以後就埋頭著手寫遊記、整理照片,我現在才知道這是一種渴望旅程延長的反動;再想起歐洲行的最後一段,我和Jes是多麼不願離開英國,一直考慮要延長旅程,即使我們都生病,身體很不舒服,卻不願離開。

過了這麼久,要是不小心聽見It’s My Life還是會心跳加速,那是我們的團歌,每天六點或七點出發時,總要放的歌,也是每天couch的第一首歌;日子久了,它就像七里香或當我遠揚一樣變成我的一部份了,聽到歌曲,身體的一部份就自己醒了,一段美好的回憶翩然舞動。

我沒想到這就是我始終沒離開歐洲的證據;原來我一直把它掛在心上。像是我在機場時對心悸的看法:無論哲學或科學都可以解釋心悸的問題,但它絕對是獨一無二的個人體驗。

我一整個早上,都陷入在一本小記事本了。

1 則留言:

L i n u s 提到...

美好的記憶放在腦海裡,越陳越香了。˙ω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