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6月 28, 2008

旁觀四年

田和女友交往四年了,也就是交往四年,不會再多了。

我看了田的blog之後,反覆再想了幾次,原本覺得不會這麼堅定,畢竟四年的感情應該更強軔,像塊又厚又硬的橡皮,要切開可不簡單。

但實際不然,原來感情久了只會變硬,久了,像玉一樣受高壓高溫的萃鍊而顯得晶瑩,要是不小心摔在地上,卻怎樣也救不回了。碎片散落一地,每一片都還是美得令人不捨,卻已是回憶。

我想了許久,田不會希望我憐憫或是表達什麼慰問──更別遑論安慰,於是我用滑鼠滑過每一個字,僅管心中激動,但就這樣只讓指標在文章上晃一晃吧,像是拿香的樣子,煙搖搖擺擺地扶搖上天際,彷彿就能讓人們好過。

回憶忽遠忽近,像是在飄動一樣。清大校園裡的一台腳踏車,每天山上山下來回,只是站在上頭的人影不知何時淡去,命運一直冷眼旁觀,不因為時間拉長而變得慈悲,只是旁觀。

命運如此冷血,於是人們需要朋友以支撐。好友啊,雖然我不問你,那是因為過程並不重要,我不想用好奇心讓你再多一點痛苦。但你知道的,如果你有任何需要,我就在這。

1 則留言:

A_FR 提到...

He must be very proud of you :)
Thanx for your words that comdort me a lot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