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12月 01, 2007

新訓一天

我曾考慮像田一樣寫下當兵的日記,但我入伍三天以後就打消這個想法了。至少在新訓裡,每天的生活規律得不可思議,很難區隔前天和大前天有什麼不同,十年如一日,一日也如十年。

副營長上周說我們和剛入伍沒什麼不同,是啊!我很想和他說,這一切就像是昨天而已,我想我真的和入伍有些相似,只是出了營區,外頭已經和我入伍不同,我像是在營內營外都不融洽哪。

就像現在的我,早上八點,已經坐在電腦前一個多小時,聽著Take That,因為昨天和Play聊到,忽然很想念他們舒服的嗓音,待會就要出去吃個飯,在外頭一天,過得像Money一樣。(只是多了幾小時的時差)

而軍中的一天,早上起床以後就是跑步,跑完以後用一種無所謂的方式快速換成迷彩服,(btw我發誓我再也不買迷彩服了)出發吃一天中最難吃的早餐。過去我是不吃饅頭的,但現在我早餐只把盤子裡的饅頭和牛奶吃了,其他食物總讓我想起飼料,一點也不像人吃的啊!

早餐只有一刻值得期待,是帶隊走往餐廳時遠方可以看見高鐵的景色。台中市的屋房和台北一樣多半是呈灰白色的,當雲彩幻化成一片五色顏料時,把整片遠方都染成如夢一般的城市,更奇妙的是,台中沒有煙霧時,中央山脈做背景──喔,那恐怕是我見過最美的城市之一了。

早六查是罰站的時候,所有人總是打著無謂的官腔,講一些不著邊際、落於形式的話,入伍生站得像根木頭(長蟲的木頭),長官帶著膠水糊的部隊。

接著是上午的操課,如果是室內課,就當一整個上午的植物。進部隊以前我從未放空過,我無法想像人要如何張著眼睛開始睡覺失去意識,但我在落髮那刻就學會了。於是室內課上多久,我就放空多久(下課恢復一點點,但一上課又失去意識)。

單戰課、手投課、射擊課、體能訓練課則各有千秋,但也不外乎是發發呆,爬個山,在地上滾一滾爬一爬,把自己搞得像豬一樣,全身是泥巴……算了,我不想提它們。

午餐是一天最值得期待的一餐,通常菜色比較好,還有愛玉之類的甜湯以及水果,常常從吃完早餐我就開始期待了。吃完以後偶而還可以打個電話,再回去睡著午覺,接著的下午課程就像上午一樣不值得期待,直到晚餐。

晚餐不像中午一樣值得期待,但成功嶺晚霞卻也美得讓人駐足,雖然排隊進餐廳讓人難熬,但在晚風吹彿下看色彩濃豔的晚霞,時間像被洗淨得受到救贖一樣,簡直不敢相信我還在成功嶺,有時候趁著班長沒注意,我會抬頭看月亮和星空。月亮的弦,是我紀錄結訓時間的正字。

晚上多半是擦槍或是少數的夜戰,夜戰是不用說了,就是爬上山再爬下山,浪費生命的一種課程,擦槍倒藉著打水可以躲掉一些。每次到一樓打水,不管是誰投了瓶飲料,大家邊聊邊喝邊等水,酣然暢快,笑聲和涼風簡直要把我醉在成功嶺了。

在連上最懊惱的就是洗澡了,忙完以後要到處流浪洗澡,一開始和十幾個人裸裎相見也很不習慣,時間很短,能洗乾淨就已經是萬幸了,稀哩呼嚕地,在洗完回連上的路上我會再看看夜空,再感受一次我的存在,回到連上,和下鋪的小白、嘯天在床上哈拉幾句,這七個禮拜就這樣過去了。

2 則留言:

Rogertien 提到...

哈哈
我也是決定不穿迷彩了
我現在留一休一
一回來就累積了將近十天份的日記
說真的想要寫也真的很花時間
不過我是真的都還有在紀錄
不單單只是每天過的日子
最主要的還是心情的轉變吧
還有讓大家不知道當兵是什麼的人
瞭解一些當兵的術語阿
我阿 接了兩人份的業務
真的是忙到翻
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多久
學長留給我的爛攤子我還要慢慢收
另一個學長也快要退了
祝你幸運抽到好單位
附帶一提
我竟然胖了不少
真糟糕阿^^"

Money 提到...

我也是瘦瘦胖胖的
起伏不定
不過體力變好很多就是

大家都說預士是夾心餅乾
加油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