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5月 12, 2007

快樂的成份很複雜

大聲地笑對我而言就像呼吸一樣自然,即使是被拱到舞池中央亂玩一陣也一樣,因為笑聲有感染力,所以別讓我的笑容孤獨就好,只要需要,我鼓起丹田就是一陣爆笑。

然而快樂就難多了,笑的時候大部份不盡然快樂,不笑的時候偶而卻只是用漠然掩飾某種雀躍,也許快樂是一種稠稠的,像調味劑,像濃縮雞湯的東西,成份極其複雜,只知道沒有主味,再好的調味劑也是提不出那鮮味的。

1 則留言:

hjung 提到...

I cam't agree more with you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