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2月 07, 2008

飛躍杜鵑窩 One Flew Over the Cuckoo's Nest


這是一部老片,著名的老片,充滿隱喻、哲學思想的老片,它豐富得讓我不知道該不該推薦,只好把心得訴諸文字,交給某一天重讀的我,或是任何一位曾看過的讀者。

故事是關於一名監牢囚犯裝病進入精神病院,從他的眼裡,我們重視精神病院。

一般說來,我們僅能看見精神病院的一個面向,那就是電影裡偶而有些正常人被送進去,後來他會很痛苦,裝病的就求著要出來,或是聽說過它的瘋狂,但就是這樣,我們只知道它的瘋狂。

片中的強勢護士長要院中病人不能有「個性」存在(忍不住罵一聲,軍隊是其中的佼佼者),她對待病患是嚴厲而不帶感情的,主角則是這個小社會中唯一具有完整的意志的人,他為病患帶來新的生命力,和病患結成好友,讓這些瘋了卻從未得以「瘋狂」的人有個機會放縱理智,就像社會上許多受到壓抑的人們,你以為你們和精神病是無關的,因為看不見碰不到聞不著聽不見,但在片裡,它讓醜陋與美麗都無所遁。

強勢護士長的管理是銳利的,和主角的隨性不在乎是相反的,但真能說主角就站在絕對的善良嗎?護士長就一定是壞的嗎?這我不以為然,她也只能說是在做自己的工作罷了。另一方面,這不就是我們社會下,那些身有殘疾的我們(誰說自己是完美的?),在不敢作聲的狀態下,集體受到的待遇嗎?甚至,那護士長不就是受我們之托嗎?(這是一個怎樣的角色,就讓大家思考了)

最讓我感動的是最後一段,或者也可以說,在最後二十分鐘來臨前整部片是有點悶的。

主角終於決定要逃出去了,帶著他的好友,酋長。這是傳奇性的一刻,他用色誘,帶著酒和音樂,讓所有人有機會得以「瘋狂」,那是個不可思議的夜晚。

直到第二天白天,這場混亂造成了一場悲劇,為此,主角衝上前去掐住護士長的脖子,十指深深陷入,憤怒的神情已經喪失理智,這時畫面一瞥了精神病患,每個人的表情都是憤怒的,帶著一點衝動的,但終究沒有人上前毆打護士長,拳頭握在手心像要滴血,但終究是區服在體系的。

主角終究是被制服了,等到他再回來,已經是個真的精神病患了。酋長說他一定會帶著主角走,說罷,就用枕頭悶死主角,因為主角已經被困在他的身體了,要帶他走,只有悲劇的方式。

主角死後,酋長拔起象徵自由之鑰的水龍頭座時我熱血沸騰,砸破窗戶,奔向自由,那真是撼動人心,在我眼中,也像是主角意志的延伸,令人動容不已。

到此為止,許多人心中都有同一個問題(看過的人),為什麼主角有這麼多逃離的機會都沒把握,直到最後?我認為這也同樣反映了我們,讓自己的生活自由,如American Beauty的主角那樣成為一個自由人並不需要高超技藝,而是行動,就這樣簡單而已。做了沒?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1975年的奧斯卡老片,就這樣把這個世界演好了。

2 則留言:

旅美熟姐 提到...

看完這片讓人感到蠻無奈的。

Money 提到...

不過
很多事本來就挺無奈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