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1月 12, 2008

軍隊陰謀論

因為人永遠不能真正用旁觀的方式觀察自己,人對於自我的存在感始終來自與外界的交流與互動,透過別人的眼睛,人了解自己、也認知到自我的存在。即使只剩一隻眼或一張嘴,人從未真正放棄與外界的聯繫。這是源於人類求生的本能。

於是自從文藝復興,西方人開始追求自我,強調個人主義(事實上希臘時代的“神性”也可以看做是人性的延伸,但因為黑暗時代的關係,文化發展曾中斷),因為自己的與眾不同讓「自我」感受到更強烈的存在感,而自從這個時候開始,人類就開始朝向多元發展,發展個人品味以及個人風格,這種現象也可以在雙胞胎身上印證,因為兩人天生長得相像,反而不喜歡被誤認的感覺,這是來自生命的一種反動,因為「誤認」是一種否認其存在的行為,自然受到反射地排斥。

在東方,我們常說「天生我材必有用」,或是「因材施教」,這都在強調每個個體之間的差異,雖然和西方哲學走完全不同的路,甚至相隔千里,卻仍隱隱透著人的獨特性與存在是無法切割的,它們是彼此相關的。

在民主社會中,多元化也是重要的一環。諸如選舉、政論、結社、言論自由……,無一不是強調個體的獨特性,而單調的極權社會,最令人無法忍受的就是所有人必須被抹得平整,像是機器打造的一樣,穿制服、領補給,沒有自由,也自然沒有人存在的意義,接受這樣的生活的人,某種程度上來說,已經被閹割了一部份的人性。

軍隊,用圍牆和軍紀把軍人與外頭的世界切割。這恐怕是軍隊最強大也最具陰謀的武器了。透過一板一眼的訓練,所有人用一樣的方式背書包、敬禮、折被子、報告、思考(至少在做為一個兵的時候,它是的。)、走路、跑步、擺水杯的角度、放鞋的次序,甚至軍人們用一樣的蚊帳、穿一樣的鞋、在一樣的時間起床。沒錯,這就是軍紀。不管進來是方是是圓,總之要把你塞成一個軍人。

我從沒想過這會是這樣可怕的事,直到成功嶺的排長提起軍人的模樣我才發現這件陰謀。在兵的角度,所有人都要一樣,不給你一點點空間,一個口令一個動作。為什麼這樣能讓兵「訓練有素」?事實上這是在拿去重要的人性,剝奪對自我的存在感──如果你看輕了自己的存在,還怕什麼為國捐軀?所以每一個入伍生才過得這樣不習慣,如此難受,因為這是在扒一層皮吶!

在專業訓,開始要把我轉換成軍官的視野,這才開放一些些的自由,那些空間,是分階級開放的,官階越高,自我思考與獨立特性就越重要,自然要你和兵不同,否則,為何兵要把事事做得猶如準則,而官不用?難道軍紀只用在兵身上?我說不是,只是這個陰謀包得太大、又流傳得太久,只好約定成俗,也不過問了。就像人生中的任何一場悲哀一樣。

3 則留言:

L i n u s 提到...

唉唉 把人性抹平是不是在軍隊中就更好管理呢? 我想軍隊就是不需要阿兵哥有個性吧 除非守紀律的觀念深植人心....想起以前常常聽到"二兵與狗不能怎樣怎樣....."
在兵之中 二兵更是慘呀

Money 提到...

菜就是該死啊!!!
不過義務役排長
直到退伍前才比較有地位吧
畢竟排長多半還是志願役 orz

L i n u s 提到...

對啦 撐到退伍會越來越有"坎程"(台語)
想當年 我升到上兵後 接下來的三個月真的有點無敵狀態 呵呵
不過 還是退伍最大呀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