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11月 17, 2007

人生如戲。我第一次聽到這句話時,以為它在談人生變化無常的一面。當兵以後,我才驚覺它把「戲」這個字用得恰好,像是它本該放在這,而我們常知的本義該是從「人生如戲」中引申出的,巧妙得緊。

只要一息尚存,恐怕人是永遠也無法做回自己的。根據研究,年紀僅有兩、三歲的孩子便已經了解哭鬧可以輕鬆達成目的,更別談對「戲」有些許認識的人,恐怕連自己原本的面目都不記得了。這不是危言聳聽,在戲裡待得久了,不是不以真面目示人,只是難,難在不記得了。

在軍中,每個人則得到一個機會,重新選擇一次舞台的角色。

入伍前大家就得選好基本角色,比方說我選擇做憲兵預官,新訓的角色則是入伍生。但是我是個怎樣的人,在進入新世界時才要重選,比方說我可以當個安靜的紀錄者,靜靜記下這紛亂世界的每一幕,每個人的每一次演出;或是我可以做個白目,今天腳痛明天手酸後天裝中暑,不洗餐盤不打掃,偶而還耍個天兵,讓大家對我頭痛。

活了23年,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重選。但我的選擇並不重要,因為這場戲只是要人演下去,好壞難判,但每個人都是觀眾,也都是演員,誰還在意好壞呢?在這齣沒有排練的戲裡只有正式演出,演就是了。

也因此,既然只是場演出,我對軍中很多不合理或是無聊的要求也就不太在意了,大家只是在演戲,針對自己被安上的位置盡量演出,至於班長的台詞,他媽的幹你娘白痴天兵機掰靠北吃大便比較快,想想也不是針對個人而談的,只是對你口出穢言的角色剛好負責罵人而已。這兒沒有幕前幕後,所以他才少了機會和你解釋。真的,別這樣在意。

教育班長裡一些機車的角色,原本我不能理解為什麼要這麼認真,或是這麼在意這個微不足道的角色,慢慢地,我發現只是他們在戲棚待得久了,入戲太深罷了。沒什麼好在意的,演戲而已。

放假回到家裡,喝點茶潤潤喉,下禮拜還有五天戲得唱。

2 則留言:

LATITUDE 提到...

你寫得真好,我也這樣想過;只是我認為其實人隨時可以重選自己的角色,但這麼做的結果往往是無止盡的矛盾,到最後也許就像你說的,連自己原本面目都不記得了。

我是哲緯,依約來訪囉。

Money 提到...

在一個環境待得久了,只要有認識的人就不能任意改變角色,隨著還境適應得久了,你要怎樣分辨真實咧?

嘿,我期待你的漫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