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, 9月 21, 2007

改變

昨晚和一個好朋友喝了些小酒,聊了出國的事,也聊了很多未來,想起以前一起打撞球、唱歌、辦活動,年少輕狂,不知道未來有幾兩重。

沒想到,上了大學很少見面卻不約而同開始對人生認真,走的路很不一樣,但想到的問題卻是雷同的,像是自己長大了,但過去的記憶卻存在另一個人的腦裡,偶而小酌,像是調閱什麼資料,也像是把年輕的誑語拿來做文章,看看自己是不是以前心目中的未來,忽然覺得彼此都改變太多,難以辨認了,彼此的信任倒很有趣,像是一種盲目但充滿智慧的產物。

我們真的改變太多了。我每一年都在往很未知的方向走,偶而低落、偶而放縱,他則固定地向他認為的好走去,大步邁進。當話題轉到自我的本質時,我自問,究竟哪一面是我被擦得亮亮的那樣,心是啞口無言的,但就像他說的,他知道他現在的目標,那就做吧,一路挑戰了各式各樣的人生,改變自己,讓自己更好,其他的生命實現不該這麼早被討論,所以汲取更多生命能量,該是年僅22歲的我們最重要的課題。

眼前的他和記憶印證,我很驚訝他的改變,同一時間我也再反芻我的改變。原來我們在高三就已經分別,挑了不同的路走,我在一頭掙扎,他也是,於是磨出來的已經是兩個不一樣的人了,沒有回頭的可能,只能繼續改變。

談起一些動機和生活的心得,我們講著自己的經歷,像是在分享,某部份來說卻像是和自己對話,早已在書上知道改變和不改變是一樣困難的,但原來是比想像還要困難。像是過去,我曾以為我可以固執著自己美好的一部份不變,但不行;我也曾以為改變自己應該像轉身一樣容易,但我像被殘忍地脫了皮一樣痛苦。

離去前我們忽然心血來潮細數了彼此改變。從高中還不懂得觀察開始,原來我們都自願或非自願地改變了很多,也因為談了彼此的轉變,看到自己沒變或是痛苦得像殘肢的一部份,難得回顧吶。

3 則留言:

bamboo 提到...

回應你妳對我的回應,那個韓國女生27歲,大學主修攝影,還有在學校兼任課程,所以.....再幾年你就會跟她一樣厲害了:)

田 提到...

等你當完兵阿
可能又有不同的想法囉
剩不到一個月啦你
我10/4就要去高雄囉
我同學新訓被操超級慘
祝你好運啦

Money 提到...

@bamboo
我也這樣期許
但是壓力不大
攝影就當一個興趣也很棒

@田
我現在很怕阿
看到你抽到高雄更怕
祝你下部隊順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