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3月 10, 2007

流浪的九

如果可以,請聽著這首歌讀這篇文章。

Hana ga saku toki, waiting for the rain, by KEMURI


像二流電影一樣芭樂,人在失意時真的會回到去。禮拜五的夜晚,我做了實驗,得到印證。

十一點,信義路燈光飄搖,台北市消防局贊助、請民眾加裝警報器、木偶奇遇記,原來現在燈展只剩贊助府單位、近乎喃喃的警語、失去意義的變調童話。我駐足一會,因為不知道中正紀念堂會不會留著,用手機偷偷剪下它的側影:冰冷、高貴、肅白、空靈的藍;童玩、零食、名產、無奈的父母、歡樂的孩子。閉目禪思的老人正受到頑童的考驗。

用了半年才知Nokia5300在拍照時會自動停下音樂,直到切回桌面才會自動再播,而手機中的相片像是把我的旅程切成一段一段,像我的心情一樣,一段一段:原來信義路對我而言這麼意義重大。

說起意義重大,在離開以後才知道師大附中對我的影響有多大,我感慨、敬畏(是害怕破壞了完美的回憶,還是害怕破壞了藍天之子的名聲?)、紛雜,不禁把手機從口袋拿出來,掩飾我有點抖動的手;戴著耳機像是拍打節拍,假裝神色泰然。因為有好幾年沒回去了,就像在外受欺負才回家的孩子,有點心虛。

畢業舞會已經結束了,一路上盡是牽著舞伴的學弟,另一群和同學狂歡的,則像部落一樣散落在路邊(在吃第一髒的魯肉飯嗎?),一面大聲么喝一面睨著打量我(我已經沒有附中的味道了嗎?),我把臉皮繃緊,不讓血液的顏色透出臉色,走向大門。

穿過還在聊舞會細節的孩子們,我讓心滾在南樓川堂,結果讓腳被回憶黏住了。我也不知道有多久,我只是讓風吹在身上(即使穿著戰袍也沒人知道我是誰了吧),直到回過神,才像個小偷一樣溜過去偷看了一眼今年的舞台。雖然已經拆了一大半,我也還聽得見最後校歌唱了半個小時,而在月亮沒入以前,克萊恩會有幾百篇討論串,關於實際唱了幾次校歌。

下一段記憶留在一間撞球場前,OPEN的招牌變了,聽說球保、老闆、擺設都不一樣了,不知道裡面是不是還有附中學生叼牌。我讓問題飄到天上,因為不想改變回憶的顏色。

敦化南路,繞圈圈的地方;安和路,被刺青的牆;通化街,氣味被香腸占據;文昌公園,只要是記得的,都已經不在。誰說靴子不好穿,我就這樣走了三個小時,沒有感到苦痛,只覺得有點耳鳴,還有腦子有點滿,實驗記錄塞在皮質皺褶裡,我把開關關掉,手都攤在床上,心有點濕濕的。

4 則留言:

interlude 提到...

好孤單的感覺喔 呵呵
時常身邊那麼多人
那麼紛雜 而你這麼清醒

好像是很多顏色不同方向的混流亂竄
而你是一支花朵或一棵樹
只朝天一個方向延伸走去
不是很深的刻過 但似乎是堅定的
於是又顯出比單獨一人更強烈的孤單了

Allemande 提到...

回憶終究只是回憶了,
回憶不具有任何力量。


仁愛路跟信義路中間那一大塊藍天,
也曾是我最甜蜜的回憶之一 :)

希望你們藍天之子都能更好。

對你很重要..卻從沒出現的人 提到...

不知道為什麼...你的回憶...
我好像有參與 又好像沒有

我記得撞球館
因為都是聽你說的

高中的時候 你是陰暗的藍天之子 哈哈

我還是很陽光的和平份子^O^

璇 提到...

有點懷念
有點想念
突然在想 我之前的bbs帳號是多少阿?
那可是我第一次爬牆的學校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