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10月 27, 2007

當兵了

20071015,我入伍了。這是念書和就業的分水嶺。它也像是人生的一個斷層,因為這段時光將不同於我生命中的其他時刻,這是獨一無二的。

去年考了預官,所以入伍日期很早以前就知道了,但日子逼近的速度還是讓人措手不及,隨便在板上看了要準備的東西就出發了,印章和眼鏡後勾甚至是在台中火車站買的。

不像一梯的,二梯入伍的天氣很好,不熱,即使全天候都是晴天,我待在成功嶺兩週只看過一次雲霞,其他都是單純的漸層美麗天空。這裡每天都過著非常非常規律的生活,自己的時間雖然不多,但慢慢抓到節奏以後,和同班的朋友都相處得很好。打水班打水打水,等水的時間就是我們聊天最好的時機,看著遠方的高鐵駛過,像是有個大營幕掛在牆上,展示某種幻想的世界。

懇親來看我的人不多,畢竟才當了一周兵,也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拐騙大家來。Jes、阿古、小山很溫馨,大老遠來看看我的光頭,餅乾、肯德雞、滷味都很美味,吃一吃再聊一聊,不知道怎麼回事,很平常的事卻顯得很不可思議,說我像在坐牢嘛,其實過得不差;說那是個普通的聚聚,卻意義非凡。

成功嶺很大,但我只去過很小的區塊,傳說中的營站據說真的存在,但我一直沒機會去看看,還有醫務所聽說有冷氣,但我只在旁邊的停車場邊跑呀跑的。下樓以後就是連集合場,在兩棟大樓中間,六查集合時要是晚點到,就可以像個旁觀者一樣看到一群入伍生穿得綠綠的,試圖排得整齊卻扭扭捏捏,班長(尤其是別連的)偶而像瘋子一樣把入伍生罵得像白痴一樣,但也許是罵得久了,有時候我也覺得廣場上是一群假人、一群演員,大家都在假裝自己是軍人,但其實都只是死老百姓,應國家之邀來做場演出,班長恐怕也知道自己罵的也只是些稻草人一般的。只有士官長或是連長比較真實,但他們也像是公務員或是健保中心的服務台櫃員,只是有一份比較辛苦的職位。就這樣,一齣大戲天天上演,我既是觀眾也是演員。

偶而晚上醒來,我還是很驚訝我在當兵,每次睡去,夢境都真實得像現實,而看到蚊帳,不知道該高興自己睡著了還是難過現實。然後,我才慢慢開始認識:原來真的有軍隊這回事。

3 則留言:

Hugo Hsu 提到...

改變也是真實的吧! 可以理解睜開眼無法相信已經深陷的真實

L i n u s 提到...

感覺像是演戲...我不能同意你更多了
以前我也粉墨登場過...不過 還好 我演完了 呵呵
加油呀! 上場了就要好好演...雖然要演一年多 = =

Money 提到...

@hugo
唉 午夜夢迴發現在軍營感覺真的很差

@linus
現在有可能縮到一年 :)
最近全民國防,成功嶺要開放營區,看長官忙得焦頭爛額超high